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藏友论坛-郑州古石雕鉴定评估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石雕 文物 收藏
查看: 10902|回复: 0

是佛?还是魔?

[复制链接]

12

主题

12

帖子

9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4
发表于 2017-12-27 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年春天,我到北京市区的一所著名寺庙办事。在一位我所熟悉的法师屋里,忽然发现他的供桌上新增加了一幅画像(如图)。这幅大约十六开纸大小的画像上清清楚楚地印着六个电脑制作的繁体美术汉字:“释迦牟尼佛像”。透过缭绕的香烟,一个长发、阔面、细眼、唇有短髭、颊蓄络腮胡的中年男人在画上阴郁地望着世界。虽然从画上可以看到这个男人带着耳环,穿着一件与当今僧装相似的右衽交领古式服装,但明眼人依然能够立刻感觉出这是一个现代人的形象,而且,稍加注意,便可以看出这幅画像是用这个男人的照片在电脑上“加工”而成的,其头部是照片,衣领是后画上去的。看着这幅与我们习惯看到的佛像没有丝毫相似之处的“佛像”被堂而皇之地供奉在寺庙里,我哭笑不得!
这幅画像的可疑之处太明显了,它既不如法,也不符合历史。从佛法讲,佛经中所称佛的“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它一概没有;从世间法讲,稍有一点佛教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释迦牟尼在世时不主张为自己造像,早期佛教的《十诵律》明确规定:“佛身像不应许”。因此,从公元前五世纪到一世纪,是佛教艺术的所谓“无像期”,当时的佛教徒认为直接描绘佛陀的形象是对佛陀的不敬。因此,早期的佛教艺术,是纯象征性的,比如用“佛足迹”表示佛的存在,以“象”的形象表示佛的诞生,以“马”的形象表示佛的出家;以“菩提树”表示成道,以“法座”表示降魔;以“法轮”表示佛法,以塔表示“涅槃”,等等。早期佛教艺术的遗存如著名的阿育王石柱,即是以柱头上的狮子、法轮、马等形象来表示对佛陀的纪念。从服饰上看,这幅画像也是不伦不类,缺乏历史常识。众所周知,印度气候炎热,印度人最普通的服饰,是围在腰间、搭在肩上的长布,根本没有领、袖。佛陀规定佛徒的规范服装,是所谓“三衣”(Tricivara),即平时或寝宿时穿的内衣“安陀会”(Antaravāsaka);礼颂、听讲时穿的上衣“郁多罗僧”(Uttarāsanga);进王宫或出入村落时穿的大衣“僧伽梨”(Sanghāti)。这种规范的僧服,是由五条布、七条布、九条布缝制成的长方形阔布。此外,还有两种与“三衣”合称“五衣”的“僧祇支”(Sankaksikā)和“厥修罗”(Kusūla)。前者也是一块长方形布片,又称“覆肩衣”,穿时“覆左肩,掩两腋,左开右合,长裁过腰”。而后者则是比丘尼穿用的筒型裙。早期佛的造像,大都是符合此印度风俗的,或赤膊(如著名的犍陀罗雕刻“苦修释迦像”)、或右袒、或圆领,象这幅画像中的“右衽交领”,则完全是中国的特产,是自周代即已出现的传统“中式”服装。值得指出的是,即使是在佛教传入中国,佛教艺术有了很大的发展,从早期印度、西域风格逐渐“汉化”,从通常内著“僧祇支”,外披通肩大衣,演变为南朝风格的“褒衣博带”后,画像上这种“右衽交领”式的服装,也很难在佛像中看到。目前汉传佛教出家人的服装,是在历史上逐渐形成的、与印度出家人不同。与画像上的衣领类似的僧装是“方袍”,也叫“海青”,是汉族古代俗服的“僧化”,唐宋时僧人才普遍穿用。此幅画像的制作者缺乏常识,以今度古,以中度外,在照片上像下勾画的这几笔衣领,恰恰露出了作伪的马脚。
这幅画像的背面,在“佛祖释迦牟尼画像”的标题下,有这样一些文字说明(原文如此,所有错字及语法错误均未改动):
“此画像是释迦牟尼四十一岁时,其弟子富楼那尊者亲手所绘。原本现存放在英国帝室博物馆珍藏,视为国宝。
现已编入东方佛教文化资料丛书,一九九七年六月十九日出版的:《佛学经典配图彩色画册》中在全国佛教流通。由成都文殊院,佛源祖庭洛阳白马寺倡印。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北京广济寺方丈明旸法师题词。”
在此说明的下面,还以“最初造像”为题,从佛教经典中抄录了一段有关文字,因错讹太多,恕不照引全文。但奇怪的是,这些文字中并没有所谓富楼那尊者为佛祖画像的记载,不知富楼那尊者画像事出自何典?“倡印”者引用这些文字想证明什么?
当时,我有一个英国朋友,曾经在英中友好协会工作过的彭雅倩(Rowan Peare)女士正好来华,虽然我根本不相信这样明显的一个赝品会成“英国帝室博物馆”(英国的所谓“帝室”、“皇家”博物馆正确的名称应为“大英博物馆”)的“珍藏”,成为英国的“国宝”,但为了充分说明问题,还是托她将此画像带到英国。在伦敦,她通过英国的中国传统文化学者、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的钟思弟(Stephen Jones)博士找到了长期在英国大英博物馆研究佛教艺术的英国著名佛教艺术专家罗德里克·怀特费利先生(Roderick Whitfieli),专家看过此画像后在画像背面写了两句话。下面是他的原话和译文:
“There is nothing remotely like this at the British Museum.This is pure invention and completely worthless.
Roderick Whitfieli”
“在大英博物馆没有任何与之相类的东西,这纯属杜撰而且完全没有价值。
罗德里克·怀特费利”
至此,似乎可以结束有关这幅画像的讨论了。当我再一次审视这幅从英国旅行了一趟后又回到中国的画像时,不禁想起了一则广为人知的佛教传说:魔王波旬想尽办法破坏释迦牟尼成道。波旬软硬兼施,先是派魔兵魔将袭击,接着又派他的三个女儿化为美女前去诱惑,均遭失败。波旬最后说:我让我的魔子魔孙冒你的名、穿你的衣、说你的法,看你怎样?!据说,佛陀听后沉默无语。我不知道画像上的那个男人是谁,但我却克制不住自己莫大的悲哀。波旬的魔子魔孙们真的按照魔王的话去做了!而且,就在今天,就在我们的眼前。
梁启超早就说过,佛教是“智信”,不是迷信。但是,当前的中国社会,的确是迷信盛行,尤其是一些各种各样的准宗教甚至邪教,假冒佛教之名行事,以至让一些不了解佛教的人误以为佛教便是迷信。所以,真正的佛教徒,一定要坚持正信,破除迷信,提高修养,辟涤邪见,为保卫佛教的纯洁性而奋斗。
作者
田青(中国艺术研究院宗教艺术中心主任)
著名音乐学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长期致力于中国民族民间音乐和宗教音乐的研究,积极推动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因力推“原生态”唱法、主张文化多样性、弘扬中国传统文化而有较大社会影响,著有《中国宗教音乐》、《净土天音》、《捡起金叶》、《佛教音乐的华化》等多部著作。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所长、宗教艺术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国昆剧古琴研究会会长、中国佛教协会顾问、全国政协委员。
注:
有正就有邪,有佛就有魔。不论是佛还是魔都面对众生应机开示。佛针对众生的困惑、烦恼,运用种种法门,使之排除妄念,得到智慧,从烦恼中解脱出来。魔利用众生的烦恼,用虚幻的妄念,使其迷惑,达到奴役之目的。
用花言巧语似是而非的理论,改头换装扮成“佛”来欺骗众生这是魔波旬的弟子惯用的手法。田青先生文中揭露的现象,充分说明了这一情况。这并非乱扣帽子,我们见过大量不符合标准的佛像,只要制作者出于恭敬心,即使形像不够准确也可以得到谅解。但刻意编出一段历史,又伪造一个“现实的权威博物馆”来作证明,这种魔弟子的行为必须加以指责、揭露。
如果正信的佛教场所对这类荒谬的作法不能分辨、不能批判、不能弘扬正法,那便会成为迷信的温床,给魔波旬的弟子提供迷惑信众的条件。
正信的佛弟子应象田青先生一样挺身护法,找到依据,揭露伪作,昭示天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郑州古石雕鉴定评估网 ( 豫ICP备17031779号-1

GMT+8, 2019-8-19 07:41 , Processed in 0.267187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